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广告
推荐:
广告
广告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甘肃热线 > 商业 > 正文

腾讯云 2019:一席之地与一段距离

来源:未知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1-02 15:03
摘要:
中国第二大、亚太地区第四大的云服务商腾讯云正逐渐露出峥嵘。 2019 年 12 月 19 日,腾讯云行业方案总经理郑立鹏在微博上透露,腾讯云年度收入在 2019 年 Q3 突破 100 亿。这看起来是

  中国第二大、亚太地区第四大的云服务商腾讯云正逐渐露出峥嵘。

  2019 年 12 月 19 日,腾讯云行业方案总经理郑立鹏在微博上透露,腾讯云年度收入在 2019 年 Q3 突破 100 亿。这看起来是个不错的成绩——要知道,2018 年腾讯云全年的总营收为 97 亿。

  此外,腾讯云业务营收在 2019 年 Q3 财报中被单独公开披露:腾讯云在该季度收入 47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80%。上一季度云业务收入还是“遮遮掩掩”地被包含在金融科技板块中;而更早之前的单独公开还要回追到 2018 年 Q4。

  考虑到腾讯不久前才迈过 930 变革一周年的节点,此次业绩公布无疑证明了其对腾讯云业务以及产业互联网转型的信心。

  C 端与 B 端的对接

  在 2018 年 9 月 30 日之前,腾讯在 B 端方面的基因少之又少,但现在这一切已经发生改变——通过 930 变革,腾讯 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开始成为腾讯 to B 的窗口;换句话来说就是,以腾讯云为载体,把腾讯的 C 端资源连接到 B 端产业互联网,而金融、医疗、政务、教育、出行等领域则是其 to B 战略落地的重点。

  金融

  无论是从腾讯官方的财报,还是从腾讯云官方网站的资料来看,金融领域可以看作是腾讯云耕耘的重点对象。当然,其深耕也在 2019 年结出了相应的果实。

  2019 年早些时候,腾讯云发布多款金融业务支撑平台,其中包括专有云平台 TCE、分布式数据库 TDSQL、微服务平台 TSF 以及 TBDS&Ti 大数据及人工智能平台。

  得益于新推出的分布式数据库 TDSQL,腾讯云与微众银行打造的全球首家云上银行在数据库方面比传统银行节约了 50%以上的成本;单 IT 运维户均成本也只需 3.6 元,不到传统银行的十分之一。

  

大图模式
 
 
 
 
 
 

 

  2019 年 9 月,张家港农业银行采用基于腾讯云分布式数据库 TDSQL 打造的新一代核心系统成功上线,这是国内银行首次在传统核心业务系统场景下采用国产分布式数据库,打破了对国外数据库的长期依赖;同时,降低了 75% 以上的硬件投入成本,节省了 20% 以上的 IT 投入。

  政务

  政务也是腾讯云重点着力的领域。

  在过去的一年中,腾讯云与广东省人民政府合作的被称之为“一号工程”的数字广东项目得到了进一步深入。从结果来看,数字广东目前已经合作推出了三个产品成果:粤省事、广东政务服务网、粤省事协同办公系统。

  其中,粤省事小程序已经拥有 1714 万名实名用户,累计业务量 2.9 亿笔,累计上线 744 项服务及 60 种个人电子证照,其中 651 项实现“零跑动”,91 项“最多跑一次”(截至 2019 年 9 月 13 日)。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数字广东已经成为了腾讯云在政务领域的一张名片;而且,这一名片已经吸引了长沙、武汉、江门等城市参与到数字政府的建设中。

  医疗

  在众多云厂商排兵布阵的医疗领域,腾讯也在不断探索,并有自己的一套打法。

  2019 年 5 月 21 日,腾讯副总裁丁珂在 2019 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介绍,在医疗健康领域,腾讯的目标是聚焦科技助力、提升医疗服务的效率和质量。

  正如丁珂所说的那样,在过去的一年中,腾讯一直致力于“两卡一平台”的建设,“两卡”即电子社保卡和电子健康卡,“一平台”指的是腾讯健康小程序。其中,通过微信触达电子社保卡的参保人超过 5 亿人;2019 年 7 月开始,江苏、河北、湖南、黑龙江、贵州等全国多省均已开通微信渠道申领电子社保卡。

  另一方面,腾讯云与东华医为打造的东华医为健康链以腾讯云区块链为基础,解决了当前医疗信息化过程中遇到的数据安全、数据共享等难点;获得了 2019 年区块链与产业互联网融合应用创新案例。

  

大图模式雷锋网注:腾讯云官网展示的部分客户案例

 

  智慧零售、教育、出行、文旅等领域也被腾讯官方列为热门的腾讯云行业解决方案。

  另外,虽然从 C 端起家的腾讯在游戏领域沉淀了丰富的资源(这一点在腾讯云官网的行业案例版块中可窥见一二,腾讯云在游戏领域的客户数量排名第一),不过,其中大多数还是属于传统的游戏云市场,而并非云游戏。但这一状况也将在未来发生改变——2019 年 8 月,腾讯云发布了“腾讯云·云游戏解决方案”,为全球游戏厂商及平台提供一站式云游戏解决方案。

  腾讯产业互联网战略的承载者

  在不少人的眼里,腾讯云近几年才有“声响”;但实际上,基于自身业务需求,腾讯在云计算相关业务的内部布局早已开始,并且在 2013 年 9 月正式全面对外开放。

  问题是,虽然腾讯在云方面的布局看似很早,但早些年它一直隶属于社交网络事业部门,并没有激起什么涟漪;而且, 对于腾讯这样一个将 C 端业务做得风生水起的公司来说,想要下定决心去探索一个“未知”的领域是艰难且成本高昂的。

  2018 年,腾讯面临了来自多方面的压力,并开始寻求新的解决之道。

  2018 年 9 月 30 日,腾讯正式宣布启动 930 变革,作出了拥抱产业互联网的决定。其中,腾讯将腾讯云从所属的社交网络事业部(该事业部已拆解)中拎出来,与互联网+、智慧零售、教育、医疗、安全和 LBS 等行业解决方案一起整合到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担任 CSIG 总裁的是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直接向公司总裁刘炽平汇报;担任腾讯云总裁的是腾讯副总裁邱跃鹏——这是腾讯时隔 6 年之后的首次大规模内部架构调整。

  

大图模式
 
 
 
 
 
 

 

  据了解,腾讯 CSIG 在成立后,一度成为了全公司内部人员流入最多的事业群,很多人都看好未来 20 年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这不仅是因为 to B 业务在腾讯内部上升到了新高度,还在于腾讯本身在产业互联网领域打开了一个更大的市场,这种认知得到了全行业的认同,大家纷纷进入这个赛道。

  此外,在内部合作中,CSIG 也具有更强大的整合能力。邱跃鹏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腾讯云和每一个 BG(事业群)的合作都非常强。腾讯云与微信合作推出了“小程序·云开发”;与 TEG(技术工程事业群)之间,是“10 年兄弟般的关系,合作非常顺利”,甚至 TEG 会把一些团队和腾讯云的团队在某个项目里整合在一起,让工作效率更高。技术工程事业群总裁卢山也曾说,“要往死里帮(CSIG)。”

  邱跃鹏坦言,这次调整对腾讯的意义非常巨大。其中,最核心的改变就是原来以产品为核心去构建组织结构,到现在以客户为中心去构建组织结构。他也表示,做 to B 和 to C 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做 C 端产品面对的是用户,做 B 端则面对的是客户,而且大客户本身的决策具有更强的专业性、综合性,没有冲动消费。C 端有很多风口,但 B 端需要深耕,需要科学决策。腾讯内部有很多人是 C 端出身,现在做 B 端产品,反而成为一种新的优势,因为客户需要有一个跨界的人帮他将产业与互联网做结合。

  CSIG 掌舵人汤道生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C2B 是腾讯独有的方法论。”B 端的客户最终也还是要服务自己的 C 端用户,了解并触达 C 端用户是腾讯的优势。依托 QQ、微信的社交生态优势,腾讯 C2B 模式重构了商业、政务链路。此外,腾讯云加速 SaaS 孵化,聚集了一批垂直应用厂商,给自身云服务加分。

  总而言之,高管们以及整个集团都对这个新部门寄予厚望。另外,经过了 930 变革的洗礼以及集团“All in to B”的鼓舞,CSIG 在过去的一年里取得了可圈可点的成绩,腾讯云也不断发展壮大。

  

大图模式雷锋网注:腾讯云全球基础设施一席之地与一段距离

 

  尽管腾讯云在行业内已经拥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不过,从整体来看,与 3A 云厂商(AWS、Azure、阿里云)相比,还有很长一段需要追赶的距离。

  首先,根据之前 Gartner 发布的 2018 全球 IaaS and IUS 市场份额报告,虽然腾讯云 2018 年在 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及 IUS(基础设施公用事业服务)领域的增速达到全球第一,但从市场份额来说,腾讯云仅仅位列全球第六名。

  在营收方面,2019 年 Q3,腾讯云在该季度收入 47 亿元人民币。但同时期,亚马逊 AWS 的营收为 90 亿美元(约 630 亿元人民币),微软 Azure 所在的智能云部门营收为 108.45 亿美元,而阿里云营收 92.9 亿元,同比增长 64%——从上述的数据来看,虽然腾讯云在快速增长中,不过从市场份额和营收规模的角度来说,还是比较“渺小”的。

  

大图模式

 

  在国内市场,腾讯云同样也面临着激烈的行业竞争:阿里云牢牢保持第一;华为云增速迅猛;金山云、UCloud、青云等冲击股市板块;运营商的云要挤进第一梯队——这就意味着,腾讯云不仅要奋起直追阿里云,还要避免被紧紧跟随的云厂商赶超。

  但这并非易事。

  首先是认知问题。腾讯做 C 端比较早,产品都是强连接属性,比如 QQ、微信、游戏。因此,对于大型 B 端客户(政府和大企业),腾讯打交道比较晚,缺乏经验;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大 B 端客户没有“腾讯能做企业服务”的认知。

  在技术层面,国外的 AWS、Google Cloud 等厂商都在做自己的芯片,国内阿里云有平头哥芯片,比如玄铁芯片,含光 800 AI 芯片;华为云有昇腾芯片和鲲鹏芯片;百度有昆仑芯片。腾讯是国内 BAT 中唯一没有芯片的巨头。然而,没有芯片级的优势可能会让腾讯云丧失很多机会。

  另外,阿里云总裁是张剑锋,他在阿里待了 15 年,此前在淘宝体系工作。从架构师到阿里集团 CTO,他一直走的是技术路线。同时,他还是阿里中台战略的执行者和达摩院院长,能够调动达摩院。也就是说,阿里云是“达摩院加持的云”。相比之下,腾讯云的总裁是邱跃鹏与副总裁王慧星都成长于 QQ 体系,腾讯云在整体的科研实力方面可能略输一筹。

  当然,虽然腾讯云在一些方面尚有短板,但它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2017 至 2018 年),完成从全球第十八大云厂商到全球第六大云厂商的跨越,已经是很难得了。

  雷锋网小结

  站在 2019 年的尾巴上来回顾腾讯云一整年的发展,不难发现腾讯云正在紧紧承担着集团奔向产业互联网的使命,并且用自己的方式来证明“腾讯在 to B 方面有着先天的优势”。

  不过,面对万亿级别的产业互联网市场,以及海内外强劲的对手,腾讯云还要在多方面提升实力,正如腾讯云副总裁答治茜曾说的:

  短期的优势可以刺激这件事情,长久来看还是拼内功。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广告

腾讯云 2019:一席之地与一段距离

admin
摘要:
中国第二大、亚太地区第四大的云服务商腾讯云正逐渐露出峥嵘。 2019 年 12 月 19 日,腾讯云行业方案总经理郑立鹏在微博上透露,腾讯云年度收入在 2019 年 Q3 突破 100 亿。这看起来是

  中国第二大、亚太地区第四大的云服务商腾讯云正逐渐露出峥嵘。

  2019 年 12 月 19 日,腾讯云行业方案总经理郑立鹏在微博上透露,腾讯云年度收入在 2019 年 Q3 突破 100 亿。这看起来是个不错的成绩——要知道,2018 年腾讯云全年的总营收为 97 亿。

  此外,腾讯云业务营收在 2019 年 Q3 财报中被单独公开披露:腾讯云在该季度收入 47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80%。上一季度云业务收入还是“遮遮掩掩”地被包含在金融科技板块中;而更早之前的单独公开还要回追到 2018 年 Q4。

  考虑到腾讯不久前才迈过 930 变革一周年的节点,此次业绩公布无疑证明了其对腾讯云业务以及产业互联网转型的信心。

  C 端与 B 端的对接

  在 2018 年 9 月 30 日之前,腾讯在 B 端方面的基因少之又少,但现在这一切已经发生改变——通过 930 变革,腾讯 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开始成为腾讯 to B 的窗口;换句话来说就是,以腾讯云为载体,把腾讯的 C 端资源连接到 B 端产业互联网,而金融、医疗、政务、教育、出行等领域则是其 to B 战略落地的重点。

  金融

  无论是从腾讯官方的财报,还是从腾讯云官方网站的资料来看,金融领域可以看作是腾讯云耕耘的重点对象。当然,其深耕也在 2019 年结出了相应的果实。

  2019 年早些时候,腾讯云发布多款金融业务支撑平台,其中包括专有云平台 TCE、分布式数据库 TDSQL、微服务平台 TSF 以及 TBDS&Ti 大数据及人工智能平台。

  得益于新推出的分布式数据库 TDSQL,腾讯云与微众银行打造的全球首家云上银行在数据库方面比传统银行节约了 50%以上的成本;单 IT 运维户均成本也只需 3.6 元,不到传统银行的十分之一。

  

大图模式
 
 
 
 
 
 

 

  2019 年 9 月,张家港农业银行采用基于腾讯云分布式数据库 TDSQL 打造的新一代核心系统成功上线,这是国内银行首次在传统核心业务系统场景下采用国产分布式数据库,打破了对国外数据库的长期依赖;同时,降低了 75% 以上的硬件投入成本,节省了 20% 以上的 IT 投入。

  政务

  政务也是腾讯云重点着力的领域。

  在过去的一年中,腾讯云与广东省人民政府合作的被称之为“一号工程”的数字广东项目得到了进一步深入。从结果来看,数字广东目前已经合作推出了三个产品成果:粤省事、广东政务服务网、粤省事协同办公系统。

  其中,粤省事小程序已经拥有 1714 万名实名用户,累计业务量 2.9 亿笔,累计上线 744 项服务及 60 种个人电子证照,其中 651 项实现“零跑动”,91 项“最多跑一次”(截至 2019 年 9 月 13 日)。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数字广东已经成为了腾讯云在政务领域的一张名片;而且,这一名片已经吸引了长沙、武汉、江门等城市参与到数字政府的建设中。

  医疗

  在众多云厂商排兵布阵的医疗领域,腾讯也在不断探索,并有自己的一套打法。

  2019 年 5 月 21 日,腾讯副总裁丁珂在 2019 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介绍,在医疗健康领域,腾讯的目标是聚焦科技助力、提升医疗服务的效率和质量。

  正如丁珂所说的那样,在过去的一年中,腾讯一直致力于“两卡一平台”的建设,“两卡”即电子社保卡和电子健康卡,“一平台”指的是腾讯健康小程序。其中,通过微信触达电子社保卡的参保人超过 5 亿人;2019 年 7 月开始,江苏、河北、湖南、黑龙江、贵州等全国多省均已开通微信渠道申领电子社保卡。

  另一方面,腾讯云与东华医为打造的东华医为健康链以腾讯云区块链为基础,解决了当前医疗信息化过程中遇到的数据安全、数据共享等难点;获得了 2019 年区块链与产业互联网融合应用创新案例。

  

大图模式雷锋网注:腾讯云官网展示的部分客户案例

 

  智慧零售、教育、出行、文旅等领域也被腾讯官方列为热门的腾讯云行业解决方案。

  另外,虽然从 C 端起家的腾讯在游戏领域沉淀了丰富的资源(这一点在腾讯云官网的行业案例版块中可窥见一二,腾讯云在游戏领域的客户数量排名第一),不过,其中大多数还是属于传统的游戏云市场,而并非云游戏。但这一状况也将在未来发生改变——2019 年 8 月,腾讯云发布了“腾讯云·云游戏解决方案”,为全球游戏厂商及平台提供一站式云游戏解决方案。

  腾讯产业互联网战略的承载者

  在不少人的眼里,腾讯云近几年才有“声响”;但实际上,基于自身业务需求,腾讯在云计算相关业务的内部布局早已开始,并且在 2013 年 9 月正式全面对外开放。

  问题是,虽然腾讯在云方面的布局看似很早,但早些年它一直隶属于社交网络事业部门,并没有激起什么涟漪;而且, 对于腾讯这样一个将 C 端业务做得风生水起的公司来说,想要下定决心去探索一个“未知”的领域是艰难且成本高昂的。

  2018 年,腾讯面临了来自多方面的压力,并开始寻求新的解决之道。

  2018 年 9 月 30 日,腾讯正式宣布启动 930 变革,作出了拥抱产业互联网的决定。其中,腾讯将腾讯云从所属的社交网络事业部(该事业部已拆解)中拎出来,与互联网+、智慧零售、教育、医疗、安全和 LBS 等行业解决方案一起整合到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担任 CSIG 总裁的是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直接向公司总裁刘炽平汇报;担任腾讯云总裁的是腾讯副总裁邱跃鹏——这是腾讯时隔 6 年之后的首次大规模内部架构调整。

  

大图模式
 
 
 
 
 
 

 

  据了解,腾讯 CSIG 在成立后,一度成为了全公司内部人员流入最多的事业群,很多人都看好未来 20 年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这不仅是因为 to B 业务在腾讯内部上升到了新高度,还在于腾讯本身在产业互联网领域打开了一个更大的市场,这种认知得到了全行业的认同,大家纷纷进入这个赛道。

  此外,在内部合作中,CSIG 也具有更强大的整合能力。邱跃鹏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腾讯云和每一个 BG(事业群)的合作都非常强。腾讯云与微信合作推出了“小程序·云开发”;与 TEG(技术工程事业群)之间,是“10 年兄弟般的关系,合作非常顺利”,甚至 TEG 会把一些团队和腾讯云的团队在某个项目里整合在一起,让工作效率更高。技术工程事业群总裁卢山也曾说,“要往死里帮(CSIG)。”

  邱跃鹏坦言,这次调整对腾讯的意义非常巨大。其中,最核心的改变就是原来以产品为核心去构建组织结构,到现在以客户为中心去构建组织结构。他也表示,做 to B 和 to C 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做 C 端产品面对的是用户,做 B 端则面对的是客户,而且大客户本身的决策具有更强的专业性、综合性,没有冲动消费。C 端有很多风口,但 B 端需要深耕,需要科学决策。腾讯内部有很多人是 C 端出身,现在做 B 端产品,反而成为一种新的优势,因为客户需要有一个跨界的人帮他将产业与互联网做结合。

  CSIG 掌舵人汤道生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C2B 是腾讯独有的方法论。”B 端的客户最终也还是要服务自己的 C 端用户,了解并触达 C 端用户是腾讯的优势。依托 QQ、微信的社交生态优势,腾讯 C2B 模式重构了商业、政务链路。此外,腾讯云加速 SaaS 孵化,聚集了一批垂直应用厂商,给自身云服务加分。

  总而言之,高管们以及整个集团都对这个新部门寄予厚望。另外,经过了 930 变革的洗礼以及集团“All in to B”的鼓舞,CSIG 在过去的一年里取得了可圈可点的成绩,腾讯云也不断发展壮大。

  

大图模式雷锋网注:腾讯云全球基础设施一席之地与一段距离

 

  尽管腾讯云在行业内已经拥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不过,从整体来看,与 3A 云厂商(AWS、Azure、阿里云)相比,还有很长一段需要追赶的距离。

  首先,根据之前 Gartner 发布的 2018 全球 IaaS and IUS 市场份额报告,虽然腾讯云 2018 年在 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及 IUS(基础设施公用事业服务)领域的增速达到全球第一,但从市场份额来说,腾讯云仅仅位列全球第六名。

  在营收方面,2019 年 Q3,腾讯云在该季度收入 47 亿元人民币。但同时期,亚马逊 AWS 的营收为 90 亿美元(约 630 亿元人民币),微软 Azure 所在的智能云部门营收为 108.45 亿美元,而阿里云营收 92.9 亿元,同比增长 64%——从上述的数据来看,虽然腾讯云在快速增长中,不过从市场份额和营收规模的角度来说,还是比较“渺小”的。

  

大图模式

 

  在国内市场,腾讯云同样也面临着激烈的行业竞争:阿里云牢牢保持第一;华为云增速迅猛;金山云、UCloud、青云等冲击股市板块;运营商的云要挤进第一梯队——这就意味着,腾讯云不仅要奋起直追阿里云,还要避免被紧紧跟随的云厂商赶超。

  但这并非易事。

  首先是认知问题。腾讯做 C 端比较早,产品都是强连接属性,比如 QQ、微信、游戏。因此,对于大型 B 端客户(政府和大企业),腾讯打交道比较晚,缺乏经验;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大 B 端客户没有“腾讯能做企业服务”的认知。

  在技术层面,国外的 AWS、Google Cloud 等厂商都在做自己的芯片,国内阿里云有平头哥芯片,比如玄铁芯片,含光 800 AI 芯片;华为云有昇腾芯片和鲲鹏芯片;百度有昆仑芯片。腾讯是国内 BAT 中唯一没有芯片的巨头。然而,没有芯片级的优势可能会让腾讯云丧失很多机会。

  另外,阿里云总裁是张剑锋,他在阿里待了 15 年,此前在淘宝体系工作。从架构师到阿里集团 CTO,他一直走的是技术路线。同时,他还是阿里中台战略的执行者和达摩院院长,能够调动达摩院。也就是说,阿里云是“达摩院加持的云”。相比之下,腾讯云的总裁是邱跃鹏与副总裁王慧星都成长于 QQ 体系,腾讯云在整体的科研实力方面可能略输一筹。

  当然,虽然腾讯云在一些方面尚有短板,但它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2017 至 2018 年),完成从全球第十八大云厂商到全球第六大云厂商的跨越,已经是很难得了。

  雷锋网小结

  站在 2019 年的尾巴上来回顾腾讯云一整年的发展,不难发现腾讯云正在紧紧承担着集团奔向产业互联网的使命,并且用自己的方式来证明“腾讯在 to B 方面有着先天的优势”。

  不过,面对万亿级别的产业互联网市场,以及海内外强劲的对手,腾讯云还要在多方面提升实力,正如腾讯云副总裁答治茜曾说的:

  短期的优势可以刺激这件事情,长久来看还是拼内功。